那一年,只差臨門一腳就能和完美的學姐助教交往的遺憾

多年前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,適逢大三,系上的助教換掉,取而代之的是我一個剛大四畢業的直屬學姊,我們都是系上的學霸,所以滿有話聊的,只要有遇到一定會小聊一陣子。
而且不諱言地,在聊天的過程中,我隱隱約約感覺到學姊似乎也有些欣賞我,我們偶爾會有一些曖昧、半試探的話出現
例如我會問他:「學姊快期中了,某科妳也修過的課,某些概念我不是那麼清楚,可以假日找一天問你嗎?我們可以約麥當勞」
她會回:「麥當勞還蠻吵的耶」
我:「那…咖啡廳呢?」
她:「咖啡廳那種安靜的地方也不適合常常講話或講解給你聽吧」
我:「那…」
她:「不然你偷偷來我家吧」
我:「可以的話當然好啊~你可以我就可以(興奮回訊息)」
她:「可以什麼啦!你居然還當真,我講講而已~哈哈…不過未來也不是說不行啦~」
(等等的)

因為早就認識的關係,對於一下從大兩屆的直屬學姊變成助教,一開始雖然感到不習慣,但一段時間後也就慢慢適應了。

本來其實對學姊就有點好感,人長得漂亮,也很會料理與烹飪,成績更不用說,那時候她變成助教我根本興奮的不得了,二話不說馬上報名系上的工讀,為的就是能理所當然地在系辦摸魚看到她。

後來因為和學姊關係很好,所以當然輕易地拿到工讀的名額。甚至我還一個人吃掉兩個人的時數,連教授跟秘書都稱讚我成績好又熱心幫忙系上事務。

不過,很快地我就發現和學姊變得越來越親密沒有這麼簡單,
因為系上一位剛來兩年的年輕教授似乎也很常到辦公室,以前沒注意,現在沒事就來系辦打雜工讀就有明顯的感覺
而且憑我身為男性的直覺,覺得這位年輕的A教授,似乎也很喜歡學姊
更讓我氣憤的是,這位教授未婚,這樣就可以理所當然地接近學姊,甚至學姊也不用顧慮A教授是有婦之夫而勇敢拒絕

TMD越想越”乾”
於是心智年齡還不成熟的我,耍任性、鬧脾氣了起來
所以有一段時間故意不搭理學姐,回話也很冷
她很快地發現,趁著有次系辦秘書主任等人都不在,只有我跟她單獨在的時候認真地問我怎麼了

頂不住她的魅力與質問,我委婉地說:「學姊,感覺你跟A教授好像走得很近,我覺得他喜歡妳耶」
學姊回我:「你想太多了啦,因為年紀比較相近所以感覺比較親近啦!」
雖然我自覺心智年齡不是說很成熟,但一些基本的sence還是有的,
我就把我之前看到學姊跟A教授兩人肩並肩走到在停車場的畫面跟她說
「學姊,那天我都看到了呢」
學姊頓時沉默了
原本我還只是懷疑,但看到她的樣子,我心裡大概有底了

接下來就沒什麼話說了
直到晚上回家,學姊才傳了訊息來
大意是其實她是喜歡我的,之前其實也有暗示做球給我,但我都沒能堅持我的想法,很快就妥協在她覺得小小尷尬地回應裡了(例如一開始舉的例子:”可以什麼啦!你居然還當真,我講講而已~”)
導致她後來也越來越不確定我有多喜歡她,她也不敢冒險問我,怕嚇到我。

當然,他都直球坦白了,我也坦白說我很喜歡她,可是又怕她尷尬只是把我當成很要好的學弟沒有那個意思,才一直沒有很主動約。
那晚我們聊通宵,感覺話講開了,異常興奮。

後來又保持著很好的關係一陣子
但過了大約一個月左右,某晚學姊就說A教授和她告白了
我震驚不已,因為和學姊關係回復之後,完全忽略了A教授也同時在進攻的事實
我問學姊:「所以,那你有答應他嗎?」
學姊:「我說我們的身分有點尷尬,但教授A似乎也沒有在懼怕的,所以我就跟他說給我一點時間考慮…」

我對於學姊沒有直接拒絕,感到有些憤怒與難過
但後來想想,如果拒絕了,她此後在辦公室遇到教授A,大概也會尷尬到不行吧…
於是想了一會,我告訴學姊:「如果你真的也喜歡教授A,就答應他吧,畢竟我還是個在學的學生而已,給不起你什麼,但他應該什麼都能給你了…」
學姊沉默一會,然後回了一句:「傻瓜,你為什麼要這麼沒自信,明明我們平常聊天的時候你都一副信心滿滿,為什麼這種時候就退縮了?!」
後來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,內心各種複雜情緒湧現,不斷打哈哈,沒多久結束了話題。
但那時候的我心想,唉,大概沒機會了,學生怎麼可能拚得過教授呢!我還是不要耽誤學姊吧…

幾天後,學姊趁我去廁所時,偷偷把一張小紙條與一隻鑰匙塞在我的書中間,我印象很深刻,她寫
「我大概不能再拖下去了,如果你真的喜歡我,七點系辦關門後,你拿著鑰匙來系倉庫,我在那邊等你到七點半。如果你沒有來,我就答應教授。」
愚笨如我,看完後都知道學姊的意思,就是只要我去了,他就會婉拒教授,然後”也許”…我跟學姊就真的會有戲。
不選擇傳訊息,而是直接約在平常非常少人會進出的小間系倉庫,裡面能幹嘛,大概有看一些SOP的人應該都會有些期待
我想這已經是個超級大直球了,也是我取勝的最好、最終機會。

晚上七點5分左右,我靜靜地走在幾乎已經沒有人的長廊,遠遠看著系倉庫,我知道學姊就在裡面等我
看著看著,腦中閃過一些很激情的畫面,一度想直接開門衝進去,來個大告白,然後在裡面激吻…做…

我默默走到門口,看著手錶指針已經7:15分
很猶豫很掙扎
裡面是黑的,說實在我也不確定裡面會不會有學姊,又或者一切只是個圈套?
但以我對學姊的了解,她不會騙我
可如果是真的,我又很害怕…
一方面怕害學姊在系辦難做人,另一方面又覺得自己好像也沒有多好,學姊喜歡自己會不會也只是一時衝動…我承受得住日後被學姊拋棄嗎?
總之就考慮一些有的沒的,現在回想起來都會覺得「媽的你是白癡嗎?」這種顧慮
明明就很興奮,卻也很忐忑
看到門最上方的透明玻璃,射出一點點智障型小手機的微光,我知道學姊就在裡面。

19:25分
最終我還是TMD龜縮了
因為我不知道我究竟哪一點配得上學姊,有資格當學姊的男友
這種機會夢寐以求,也即將得償所望
卻因為太過夢幻不真實,反而在臨門一腳時,怕了
於是我緩緩走下樓梯,到操場
我知道,我即將錯過處男人生最近一次能脫魯與破處的機會了
看著天空的月光
默默地從原本的激動,趨於冷靜
心裡想著:「感覺不管怎樣都不會有太多人祝福我們吧…」

隔天,我把時數讓給了另一位當時也想工讀但被我歹毒阻止的同學,
我跟學姊,除了系上必要的學生事務,
之後,沒有再講過任何一句無關緊要的話。
去年透過臉書看到她結婚的訊息(不是教授A),本來想恭喜她的
但我想,還是別打擾了吧,那年的回憶,就讓它停留在過去…
不過偶爾還是會這樣問自己:
「如果當初我有勇氣踏進去那扇門,會不會今天跟學姊結婚的那個人就是我了呢?」
我知道不會有答案了。

後記:其實我也不確定當下如果進倉庫,會不會有機會脫離處子之身就是了
也有可能學姊只是想單純跟我說清楚
又或者是他兩個都拒絕,都不想傷害,最後在裡面我們兩個抱著哭這樣…!?
沒有進那個門,一切的一切,終究只能遺憾猜測了吧…

你可能感興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