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有什麼證據說是我冰的?

對於出社會,在別人所開的公司或機構工作
換句話說,不是自己接案,有自己工作室的人
絕大多數應該都曾遇到一種情況
那就是要面對「公司(或部門)共用的冰箱」

這個「冰箱」(指的是工作時會需要與他人共用的冰箱)可以說承載了許多人的怨氣與怒氣
原因大致上有二
1.放進去的東西很可能被拿去偷吃偷喝
2.冰箱會開始塞滿各式各樣食物,且有很多是放了就不會再拿出來,任憑他壞掉臭掉--直到某次冰箱大掃除

第一點,放個監視器,或是貼個警語,多半還能收到不錯的成效

但第二點,就不是這麼簡單能解決了
因為它往往會敗給人們的記性與惰性

「啊,對齁,我忘了上個月有買這個,放在裡面都忘了吃(喝)」
「好懶哦,改天再吃吧!反正放在那冰著也沒差啊,之後我搞不好就想吃了」

這都還不打緊
最夭壽的就是放在冰箱放到酸掉臭掉,然後過一段時間別人受不了要清理的時候
「這是誰的?」
「(全場沉默)」
接著一個一個拿去對方面前問「是不是你的」的時候,多數人都會用狐疑的眼光看了看,然後說、「我沒買這個」、「沒印象耶,應該不是我的」這種話

他馬的,番茄放在塑膠袋整個化成臭酸汁液、橘子放到整顆變白綠色還透黑…
還有那個牛奶已經過期半年,整瓶都鼓起來好像隨時會炸開來的瓶子

而其中有個在公司工作了十幾年的中年大媽,最喜歡堆一些有的沒的,每次都放到過期還不承認
像是買一大袋泡菜,放到都酸到爆炸難以下嚥了,還繼續堆著
問了也不承認
每次到最後都說「你有什麼證據說是我的?你有看到嗎?幾點幾分看到我冰進去的?說啊!沒證據你就不能說是我冰的!我 沒 冰 !」

前幾天要來個冰箱大掃除時
又碰到了一樣的狀況
冰箱角落深處又藏了兩包可怕的袋子
一袋顏色橘紅,濃濃水水的有明顯的異味,猜想又是番茄
另一袋透明袋子裝著透明液體,乍看沒異狀,但可怕的是液體中飄浮著許多狀似藻類與會動的微生物…
簡直嚇壞了我們這些準備清冰箱的人
大家面面相覷,知道八九不離十又是這位中年大媽的傑作(其他人基本上只會冰飲料,幾次警告後也都會乖乖承認哪些是自己冰的,就這位大媽沒有一次承認說冰箱東西是她的)

所以這次我們和年輕的小老闆喬好了,要讓大媽有個深刻的教訓
把這兩袋可怕又飄著異味的東西拿到辦公室後一個一個問,但其實目標是大媽,
問完之後大媽果然按照他的SOP說這不是她的

於是,我對著所有人大聲說

「因為公司已經被這種東西弄得不堪其擾,又總有人不承認是他放的,因此今年過年前已經徵得小老闆同意,決定把沒人認領的東西拿去警局驗指紋,請同仁們配合。如果驗到主要是某人的指紋,將視為是他的東西。公司將視情節嚴重程度懲處,此類情節嚴重者不排除解雇」
(當然我們知道這種事情送到警局,警察應該懶得鳥我們吧,如果大媽還是裝死到底,那可能真的沒招了…但對於這種冥頑不靈,對於資訊的接收又很被動很抗拒的50歲就擺老待退休的大媽來說,說不定能唬住她!)

果然此話一出,大媽神色就大變了
搶著說:「蛤,為了這種事情就要驗指紋,這麼大驚小怪幹嘛」
我回:「因為總是有人都不承認是自己的東西,難不成這些東西都是自己長腳住進冰箱的?這真的讓清理的人感到很困擾」
大媽:「沒人的丟掉就好了啊!」
我:「可是問說有沒有人要幫忙清冰箱,大家都不講話裝死,覺得反正一定會有人幫我清對吧!如果大家都不清,是不是最後又變成資歷淺的去清?」
大媽:「搞這種東西對大家有什麼好處嗎?」
我:「是沒什麼好處啦,但至少之後可能就不會有這種自己長腳跑進冰箱,都已經臭掉酸掉,還沒人承認是他的東西了」
(大媽沉默)
然後小老闆聽到我們在講這件事,就站起來說:
「已經有同仁跟我反映很多次了,這次我覺得不處理也不行,我相信找到這兩包東西是誰的,會有助於公司未來環境的清潔,以及紀律的維持。或許你已經忘記這東西是你買的,或許你怕被大家知道後很丟臉,沒關係,我再給大家一天時間,明天下班前,如果覺得這兩包是自己的,發MAIL告訴我,然後找時間自己把他清掉。如果明天下班前還沒人承認,我也只好拿去檢驗了,到時候還請大家配合。」

後續就不多提了,因為根本不需要真的去驗,
當天下班前老闆就說那兩袋已經找到主人了,如果下次再有這種狀況,他一樣會當成嚴重影響考評的情事
大家都知道那兩袋是大媽的,應該也不會有人想代替她承認
所以意思就是大媽自己承認!所以大媽根本就知道那兩袋東西是她的!
再次驗證了大媽那種「裝睡的人叫不醒」、「沒懲處我就裝死到底」的心態

之後的冰箱狀況會不會比較好一點,大媽會不會因此有所警惕,也還不知道
希望是可以啦
真的超級討厭這種東西丟冰箱後就裝死到底的人
還好對象是這種對於資訊接收落後的大媽

你可能感興趣